全国咨询热线:400-966-9077

当前位置:首页 > 专业  美术馆
弗兰克·奥尔巴赫:用艺术记录生活
作者:yufei  发布日期:2018-06-19 16:09:56  修改日期:2018-06-19 16:09:56   关注次数:269    二维码分享

艺术家弗兰克·奥尔巴赫

如今已经87岁的弗兰克·奥尔巴赫因其自由奔放的厚涂画风往往被人们归类为“表现主义”。他曾这样说道:“我想要做的是记录,记录这种充满感情但又不断流失的生活。” 


童年的创伤

弗兰克·奥尔巴赫(Frank Auerbach),1931年出生于德国的一个犹太家庭。他有着与生俱来的艺术才能,有人说这要归功于他的母亲夏洛特,因为她以前学过艺术,有着对艺术敏锐的嗅觉。父亲马克斯·奥尔巴赫是一位律师,虽然相比于艺术家,他显得有些古板,但却申明正义,心怀天下。

弗兰克·奥尔巴赫《Reclining Head of Gerda Boehm》,1981年


他们的家在柏林中心地区,那里有着丰富的社会文化资源,从而他得以享受优渥舒适的中产阶级生活。但这一切并不意味着小奥尔巴赫有着一个无忧无虑的幸福童年,而这一切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

弗兰克·奥尔巴赫《Head of Helen Gillespie》,1962年


几年后,在希特勒的统治下,德国犹太人前途未卜,奥尔巴赫的父母深知他们的命运已没有转机,但是为了孩子,他们决定再赌一把。

弗兰克·奥尔巴赫《Study after Titian I》,1965年


1939年4月,离奥尔巴赫的八岁生日还有几周时间,他的父母就“无情”地将他送上了一列从德国开往英国的列车,他的行李被整齐的包装好并贴上了标签。当时年幼的他殊不知,这便是他与父母永远的离别。

弗兰克·奥尔巴赫《Head of J.Y.M.》,1969年


1942年,他的父母在纳粹集中营里被杀害了,而远方已是孤儿的他,没有机会与父母做最后的告别。从此以后,他一直住在英国没有再离开过。他渴望亲情,而他的梦想以及丧亲之痛只能体现在绘画创作之中。

弗兰克·奥尔巴赫《J.Y.M. Seated》,1986年


作品风格

1948-1955年,奥尔巴赫先后在英国圣马丁艺术学院和皇家艺术学院学习艺术。几年之后他在卡姆登镇有了一个工作室,心无旁骛的他要在工作室一周工作七天。

弗兰克·奥尔巴赫《Primrose Hill》,1967年


穿过位于伦敦北部Mornington Crescent大街旧烟厂旁边的一条小巷,可以看到一间大小只有80平方米的屋子,那就是弗兰克·奥尔巴赫自1954年就用到现在的工作室了。

弗兰克·奥尔巴赫《To the Studios》,1990年


40年来,工作室内部从来没有发生过大的变化,尽管奥尔巴赫有足够财力对工作室进行修缮,但是他对此丝毫不感兴趣。工作室内的洗手间小得离奇,阁楼床也是小得不能再小,但似乎他也可以满足,因为据说他一周只睡几次而已。

弗兰克·奥尔巴赫《The Origin of The Great Bear 》,1968年


奥尔巴赫长期专注于描绘身边熟悉的人和地方。由于对他们熟悉、深刻的理解,奥尔巴赫得以精准地描绘出他们的本质。他解释道:“我唯一知道的创作和尝试的方法就是从我非常了解的事物出发,只有依赖于此,我才能超越审美的束缚和其他绘画的经验。

弗兰克·奥尔巴赫《Bacchus and Ariadne》,1971年


童年时代在他心中留下的阴影与创伤伴随了一生,也渗透于他的每一次的艺术创作中。在奥斯维辛大屠杀之后的十年里,奥尔巴赫一直在进行恐怖主题的创作。画中建筑物的混凝土和玻璃填补着德国炸弹轰炸出的废墟;充满泥泞沼泽的场景中,血红色横条状的房梁给人一种“空虚感”。单色的作品给人以阵阵彻骨的寒意;迷宫一般复杂的线条表层下难以掩藏人物失神的目光。

弗兰克·奥尔巴赫《Auerbach’s Rebuilding the Empire Cinema, Leicester Square》,1962年

虽然奥尔巴赫是一位具象画家,他的风格是如此紧凑有力,以至于他的肖像画中很多都表现出半抽象的特点。


完美主义者与模特

艺术史学家凯瑟琳·兰伯特曾是伦敦东区的白教堂画廊的主管,他们有很多共同的朋友,包括一些奥尔巴赫经常联系的所谓的“伦敦画派”画家。

弗兰克·奥尔巴赫《Summer Building Site》,1952年


自1978年以来她一直是奥尔巴赫的模特,与他一同度过了40年的光阴。她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伦敦的海沃德画廊。

弗兰克·奥尔巴赫《Looking Towards Mornington Crescent Station》,1972年


她回忆道:“在那时,他有很多模特,所以我基本没想过与他进一步合作。然而,我们相处得很好,而且我也一直很享受在他工作室里的闲暇时光,所以没有理由去停止。

弗兰克·奥尔巴赫《Mornington Crescent - Summer Morning》,2004年


但是一开始同意让奥尔巴赫为自己画肖像不是一件易事,因为他要花上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去完成一幅画作。作为一个坚定的完美主义者,奥尔巴赫很少对哪天绘画的结果感到满意,他常常把一天画好的所有内容全部刮掉,然后在下一周从头开始。这对于模特来说会是极大的心理挑战。

弗兰克·奥尔巴赫《Rimbaud》,1967年


但一切努力终究是有回报的,在一次拍卖会上,奥尔巴赫创作的兰伯特肖像画之一拍到了最高价29.9万英镑。

弗兰克·奥尔巴赫《Figure on a Bed》,1970年


这40年的时间里,兰伯特几乎从不间断地每周五去一次奥尔巴赫的工作室。兰伯特表示:“我偶尔会因为在外旅行而错过了拜访,但是我会在回来时尽快将失去的作画时间补上。我必须尽可能地按照约定到奥尔巴赫的工作室去,不然他是会不高兴的。”

弗兰克·奥尔巴赫《The Sitting Room》,1964年


可能是由于童年的阴影一直是奥尔巴赫心中挥之不去的阴霾,他曾这样说道:“在我看来,早上醒来不去画画是非常愚蠢的事,因为可能第二天早上就醒不来了。”所以,即使已入耄耋之年的他仍固执地坚持每天画画,甚至他在偶尔会去的电影院和剧院上所花的时间都减少了。所以,兰伯特经常通过谈论伦敦的展览和闲聊英国的艺术世界以丰富他的生活。

弗兰克·奥尔巴赫《Auerbach's Mornington Crescent》,1993年


这位大屠杀幸存下来的孤儿展示着他大胆而富于挑战性的绘画艺术。作品的魅力吸引了众多艺术批评家和晚辈艺术家。在上世纪50年代,艺术批评家大卫·塞尔维斯特就已经认为年轻的奥尔巴赫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

弗兰克·奥尔巴赫《Mornington Crescent Looking South》,1997年

在他60余年的创作生涯中,其作品题材单一,仅局限于伦敦北部的场景和固定的朋友、家人,几十年不厌其烦地描绘着。但就如同他所说的一样,他的画作是某种记录,充满感情地记录着他这一生不断流失的生活。


▲▲▲正在展出▲▲▲

展览:《风景画与肖像:弗兰克·奥尔巴赫》

时间:2018年5月11日-6月23日  

地点:纽约泰勒画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