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咨询热线:400-966-9077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教研室
分享 | 饮誉世界的绘画大师——朱德群
作者:yufei  发布日期:2018-09-28 16:06:08  修改日期:2018-09-28 16:06:08  关注次数:133    二维码分享

朱德群  布面油画 80x66cm 1981年


朱德群


(1920年5月22日—2014年3月26日),

生于安徽萧县白土镇(时属江苏)

一个具有文化修养的医生世家,

1935年进入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学习西画,

1941年毕业于国立杭州艺专,即今天的中国美术学院。

1945年任教南京中央大学建筑系。

1949年任教台北师大艺术系。

1951至1955年任教于台湾师范学院。

1955年定居巴黎,从事绘画创作。

1980年入籍法国。

1997年当选法兰西学院艺术院终身院士。

朱德群先生是当今著名海外华人艺术家之一。



艺之魅

透明的空气、清凉的水气、万物滋生的土壤、游移的风、急速的湍流与初降的瑞雪,这些身边平淡无奇的自然景象被朱德群用画笔赋予了生命,变得夸张与真实,庞大与细小,既永恒又瞬间。或是淡玫瑰色的晨曦或是一片火红的落日,而光线神秘的游移、跃动于其中,这些就是朱德群作品充满蓬勃的生命力的来源。以一种既夸张又抒情手法表现出强烈又隽永的印象,同时兼具梦幻意味与戏剧性效果。



艺之就

朱德群在1941年的抗日烽火中以优异的成绩毕业,留在母校当助教。1944年任南京中央大学工学院建筑系讲师。1951年在台湾师范大学艺术系任教授。

他在世界各地开了五十多次个展,佳评如潮。他的作品被巴黎艺术博物馆、台北历史博物馆、美国圣路易大学、比利时现代美术馆、法国国家现代艺术基金会等二十多家国际著名博物馆收藏。他多次荣获艺术大奖。他的名字列入《国际传记辞典》、《欧洲名人录》,直到在名字前终身冠以“法兰西学院艺术院院士”的称号。无论是他的具象画还是抽象画,东西方评论家都众口一辞:朱德群是用油画画出了中国水墨画精神的大师,他用浓郁泼辣的色块轰入画的深层,追求深远的宇宙空间感和无限激情的笔墨之韵,超以象外得圜中。


由法兰西院士、著名雕塑家亚贝尔·费洛专门为朱德群设计的“法兰西院士宝剑”非常特别,剑柄上镶了四块中国传统文人借以抒发高洁情怀的玉石--一块汉白玉,两块扁平中空的绿松石,还有一块刻着战国时代兽面纹的琥珀。



画之风


中国书画的表达经验很早就为朱德群的抽象创作奠定了基础,使他在从具象过渡到抽象的短短数年间,很圆熟地超脱具象的束缚,在画面构造出一个抽象的广阔空间,也使朱德群的抽象自然画深含中国文化的恢宏气度。1960年代起,朱德群逐渐脱离了德·斯塔埃尔(1914-1955)的影响,不再用画刀分割颜料块面,专注于扎实的线条与色彩本身,以流畅的运笔结合力道与速度使动感跃然于眼前;在朱德群的自述中,曾提及中国古代山水画对他的影响,在众多大师中,他尤以范宽作品中所展现的磅礴气势和生动的气韵最为欣赏,朱德群曾说:如范宽说过与其师于人者,未若师之物 ;与其师之物,未若师于心,所谓师于心者,即是以画家为主宰,并已有抽象的概念。可是中国人没有把抽象这两个字讲出来而已。大自然经过画家的思想融合和提炼,其中即是画家的幻想力、修养和个性之内涵流露于画面上,中国绘画和抽象画的想法不谋而合。


朱德群的绘画艺术中同时具有东方艺术的温婉细腻与西方绘画的浓烈粗犷,正是他融合自身中国文化背景与历史传承以及善用西方的绘画工具与技巧的具体表现。朱德群一向酷爱中国的诗词,而他也不断的以画来表达诗意,而他的作品则同时具有豪气千云与淡淡幽情的特质。


传统水墨画的主体色调基本以墨色为主,王维之语:夫画道之中,水墨最为上。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便清楚的点明了水墨在中国审美系统中的重要性,历代画家已将墨色的组合与构成视为基本的符号元素,在最低限的色彩使用中,营造出最深刻的意境传达。



来吧,我们一起闯魔界





朱德群的绘画作品,注入了浓郁的西方抽象审美理念,以及淡雅的东方古典色彩,其间那隐隐约约、清清浅浅的乡愁,是他留给这个世界耀眼的谢幕词。至此,“留法三剑客”的时代结束了。



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这三位由当年杭州国立艺专培养出来,具有世界影响力的艺术大师,曾经被称为“留法三剑客”。而朱德群是三位旅法中国现代主义艺术家中最后离世的一位。


书画之乡的篮球中锋

 

法国作家罗曼·罗兰说:“性格即命运。一个人的性格决定他的机遇。如果你喜欢保持你的性格,那么,你就无权拒绝你的际遇。”而在很多人的命运里,还深深地烙上了父亲性格的印痕,朱德群就是如此。


朱德群本名叫朱德萃。1920年12月3日(农历十月二十四日)出生在江苏萧县白图镇(萧县原属江苏省,1955年划归安徽省),萧县是中国著名的书画之乡。“扬州八怪”之一的黄慎曾经寄居于此,为这里留下了“尚艺”之风。

与朱德群同辈的闻名国内外的书画大师就有王肇民、萧龙士等。朱德群的祖父朱汉山、父亲朱禹成世代行医,知书达理,喜爱丹青。父亲闲暇之余,常作画自娱,他也时常随父画画,临习草书。家里收藏的书画作品,也成了他的艺术启蒙教材。


朱德群5岁就和两个哥哥一起在私塾里接受蒙童教育。由中过清末秀才的堂兄教授《三字经》、《千字文》和唐诗,识字习帖。在父亲和堂兄的指导下,他临摹了不少欧颜柳赵个体楷书,私底里他还练习草书,尤其喜爱王羲之的《草字诀》。 

一年后,他和哥哥一起进入县立实验小学。1932年,小学毕业的朱德群进入徐州中学读书,后转入海州中学。父亲朱禹成决心倾其所有,让孩子去远游求学。这就决定了朱德群和白土镇上绝大多数同龄人截然不同的命运。


但离家上学的朱德群迷上了篮球。他的右手投篮异常精准,左手运球技术又出奇地娴熟,加上超过1.80米的身高优势,颇有球星气派。但这位处于“叛逆年龄段”的篮球中锋,却跟其他队员一起,贴出一张对校长表示不满的声明。 

他和同学因此被开除了学籍。父亲将通知交给他看了一遍,就从此没再提起此事。在父亲的操办下,他的中学学业最终得以完成,但此事却让他铭记终身。直到85岁,提起此事,他依然感慨无限,说父亲当时这么做,表明并未就此认定他是“朽木不可雕也”。


考入杭州国立艺专

 

初中毕业后,学校的体育老师极力动员他报考体专,他也正有此志向。可父亲说,体育可以强身,但不可以作为一种职业,我看你还是去考艺专吧,你有绘画基础也有潜质,这行可以干一辈子。 

朱禹成担心儿子根本考不上杭州艺专,欲安排他到徐州美专先学习一年。而在杭州美专读四年级的同乡刘梦笔,则联系了留在学校过暑假的同班同学林琼,帮助朱德群补习绘画基础,使他顺利地考上了杭州艺专。


因为朱德群的初中毕业证书还没拿到,他只好拿堂兄朱德群的毕业证书报了名。1935年,杭州艺专开学后,朱德群向老师说明了原委,希望将自己的名字改回“朱德萃”,不料学籍已经上报,他只好一直和堂兄共用着“朱德群”的名字。 

认为“艺术之眼光不能以国门为止境”的杭州艺专校长林风眠,非常善于用人。西画有吴大羽、方干民、叶云、蔡威廉、李超士等人,国画则有潘天寿、红薇老人张光、李苦禅、郑午昌等人。


朱超群在绘画理论和创作思想上深受吴大羽和潘天寿的影响,很想专攻国画。但杭州艺专只设立综合的绘画系,以西画为主,同时必修国画。于是,他专心研习绘画,并彻底放弃了篮球。因为每次打完篮球拿起画笔,手都会发抖,影响自己的绘画效果。



杭州艺专讲究中西兼修的学风,开阔了朱德群的思维和视野。2007年,87岁高龄的朱德群接受央视采访时,对杭州艺专这段生活依然记忆犹新。

他说:“头几年就画中国画。学校里面吃早饭以前,床前有一个板凳放着一个砚台,我的左手可以磨墨,就是那时候学校的天不亮就磨,天一亮马上起来就画,用左手磨墨,右手画。就是那时候训练出来的,就变成习惯了。”



对朱德群影响最深的老师莫过于吴大羽了。那时的朱德群每天都要到西湖边上写生,风雨不误,然后把画交到吴大羽那里接受点评。至晚年,朱德群仍铭记着吴大羽当年的教导。

“吴大羽他们教我们的东西都是后期印象派的东西,所以比较接近就是现代绘画,吴大羽是个很好的老师,而且他的中文各方面修养都很好,我们很幸碰到这一个好的老师。”由于吴大羽对塞尚非常的推崇,这引起了朱德群对西方绘画的兴趣。



2008年,88岁的朱德群被记者问及为何对母校杭州艺专念念不忘时,他说:“杭州艺专的教授非常好,鼓励学生向前。那里教学严格,办学方法、路线与欧洲相接。当时学校的图书馆可以见到几乎所有的巴黎艺术杂志,学生们都晓得巴黎绘画、画派等的转变,这样到巴黎学习就不存在衔接问题。”

“留法三剑客”在艺专

 

杭州艺专的学习氛围很浓,人人都是“画疯子”。入学次年,才气过人、目空一切的吴大羽给朱德群所在的班级讲授素描。



他对画得好的学生不遗余力地鼓励,对不看好的学生则很淡漠。朱德群每天都去西湖边写生,风雨不误,哪天朱德群没有画拿来给他点评,吴大羽便会“神色顿显失望”。



一次,他察觉朱德群的习作有取巧趋势,便当头棒喝道:“作画要老实,不要卖弄小聪明、不要出风头。在校六年,能画出一幅可看的画就够了。”而一次林风眠校长对同学赵无极说的话,同样叫朱德群终生不忘。



赵无极和朱德群在杭州艺专时,都向往拥有众多印象派、立体派、野兽派大师的法国。一次,赵无极问林风眠校长,将来能不能到巴黎当画家,以艺术来养活自己?林校长淡淡一笑:“你在做梦。巴黎的艺术家多如过江之鲫,就看你们各自的造化了。”


左起 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


他们都已经成为法兰西学院艺术院士之后,2005年朱超群接受采访时,还提及此事,并说:“从林校长的回答里就可以了解,在巴黎做职业画家并不是容易的事。巴黎是各国优秀艺术家集会的城市,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他的老友、著名法籍华裔艺术家熊秉明提起他时,曾说:“我看德群写字,写完一张几十、几百字的书法,只要发现有一笔败笔他就毁掉,我对他说,败笔按照精神分析法,往往是新风格的诞生处。他不听。他就是这么个顽固追求完美的人。”



和朱德群一样顽固的还有吴冠中。1936年4月至6月,浙江各地学生集中军训。军训打破了学校与学校的界限,每十一个人组成一个班,吴冠中和朱德群正好分在一个班。排队时,高个子朱德群在排头,小个子吴冠中在排尾。



两人在军训中“臭味相投”,被同学称呼为“拴在一个槽子上的叫驴”。吴冠中看到朱德群在学画,也想尝试,朱德群就把画具、颜料交给他,并交代白色颜料是调好装在雪花膏瓶子里的。傍晚回来,他闻到画上有股奇香,很纳闷,一问才知道,原来吴冠中把真雪花膏当成了颜料。



吴冠中时常说,没有朱德群就没有画家吴冠中。因为,当年喜欢画画,却学起了电机的吴冠中,正是在朱德群的鼓励下,后来考到了杭州艺专,改学了画画的。



与董景昭的师生之恋

 

抗战期间,学校不得不转移南下,随后西迁至昆明,与北平艺专两校合并。作为优等生,毕业后朱德群留校当了四年助教,之后去南京中央大学做讲师。在此期间,朱德群经历了一段很短暂的婚姻。女方后来有了新男友,提出离婚。



抗战结束后,朱德群于1947年搭船沿着长江返回南京。这一年,他与同学柳汉复在南京结婚,女儿凯蒂次年出生。1948年12月30日,一家三口搭上最后一艘驶向台湾的船。



1954年,朱德群在台湾举办了他的首次大型个人画展,展出52幅画作,卖出了56幅——其中4幅是预定。共获三千多美元,徐悲鸿的前夫人蒋碧薇也给他赞助了400美元。正是这“第一桶金”让他赴法进修的愿望得以实现。



1955年5月5日,朱德群做出了他一生最重要的决定,放弃已有的艺术声名和学术地位,孤身一人乘坐法国籍邮轮“越南”号,经埃及、西班牙,前往巴黎。那一年朱德群35岁。不料途中,从不浪漫的朱德群有点意外地在印度洋上坠入了爱河。



他遇到了自己的学生、23岁的大家闺秀董景昭,朱德群所教班级画画最好的两人之一。正在台湾师大读三年级的董景昭,刚刚获得西班牙皇家艺术学院的奖学金前往马德里留学,此刻正因晕船而趴在船舷边呕吐。朱德群关切地上前去帮忙。这让素来就对他有好感的董景昭感动不已,两个人在短暂相处中萌发了爱意。


1960年朱德群与董景昭结婚,新娘披上了幸福的婚纱



董景昭的父亲董彦平,到台湾前是东北安东省省主席。他对这个惟一的女儿非常疼爱,视若掌上明珠。听闻女儿要嫁给一个年长她十二岁、已离过一次婚的有妇之夫,大怒,严令她立即转学,到德州州立艺术大学重新注册学习。



董景昭不得不挥泪告别了朱德群。朱德群却拿出了对艺术的执着劲儿来追回爱人。他一天一封信,表示要跟去德州,最终董景昭违背父命回到了朱德群身边。而朱德群给自己惹的麻烦也不小,他和第二任妻子柳汉复的离婚,漫长而弥漫着怨恨。1960年,朱德群和董景昭顶着家庭和社会的重重阻力结婚。



朱德群说:“我这一生最幸福的是碰到了她。”1956年,朱德群以热恋中的董景昭为模特儿画的《景昭肖像》在巴黎大皇宫举办的春季沙龙上获得了荣誉奖,他沿着这条道路再探索,第二幅《景昭肖像》又在下一次春季沙龙上获得了银质奖。



他的古典写实作品开始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并奠定了他在法国奋斗的基础。这两幅画也成为朱德群20年古典写实绘画的终结。


跻身法兰西院士行列

 

作为贤妻良母的董景昭,后来生下两个儿子,把全家照顾得无微不至,给朱德群营造出温馨的氛围。孩子大些后,她又去考了法国教育部教中文的教师职位,并在巴黎综合理工大学教了二十多年中文直到退休。



朱德群不愿意参加任何社交,董景昭也不善交际,但比朱德群外向,她常推促丈夫去参加一些必不可少的活动。这对朱德群融入法国艺坛至关重要。



即使如此,朱德群夫妇的社交能量,比赵无极夫妇还是略逊一筹。赵无极有一种与人打交道的天赋,亲切儒雅、谈笑风生;他的法国夫人则是雷厉风行、深谙艺术家的运作之道。她竭力把丈夫推入国际艺坛主流,使其作品在华人画家中高开高走。



朱德群待人则稍显拘谨、不苟言笑;董景昭作为大学的中文老师,也不是艺术圈人士。这样一对中国夫妇在巴黎画坛能打开局面并获殊荣,足见朱德群作品本身的魅力。前些年虽然朱德群作品的总体行情不及赵无极,但近年他的巅峰之作也频频创下震撼价格。



1635年,法国国王路易十三时期的首相黎塞留创立了法兰西学院。许多为世界各国人民耳熟能详的法国文学艺术大师,如拉辛、拉封丹、雨果、小仲马等先后成为这里的终身院士。



1997年12月17日,旅法画家朱德群,被法兰西学院选为250名院士中的一员,而且是法兰西学院成立两百多年来的第一位华裔艺术院士。其艺术成就之高,不言而喻。



1999年2月3日下午3点,法兰西学院圆拱形会议厅为朱德群举行了隆重的院士加冕典礼。78岁的朱德群身穿特制的拿破仑时代的绿底金线刺绣院士大礼服,在法兰西共和国仪仗队的击鼓致敬声中,登上了神圣的讲坛。



加冕典礼上,法兰西院士、著名雕塑家亚贝尔·费洛专门为朱德群设计的“法兰西院士宝剑”非常特别,剑柄上镶了四块中国传统文人借以抒发高洁情怀的汉白玉,两块扁平中空的绿松石,还有一块刻着战国时代兽面纹的琥珀。



从写实绘画到抽象画


《八仙山》,朱德群,1954年,布面油画

是他罕见的具象风格早期作品中的代表作 


60年代中期,朱德群产生了与前辈大师对话的愿望。他特意跑到台北故宫的珍宝库,去看北宋画家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回到巴黎后,他就画出了与范宽对话的抽象巨幅《源》。接着,他又创作了一幅与北宋画家郭熙《早春图》对话的抽象作品《早春》。



凭借抒情而充满诗意的抽象绘画,朱德群被法国现代绘画史家称许为“把东方艺术的细腻与西方绘画的凝练,融会得最为成功的画家”。他的作品采用油画的表现形式,但却深得中国艺术之精髓,画中透出了水墨画的痕迹。因此,深受法国画坛的敬重。



英国牛津大学教授苏利文,曾问过朱德群创作时的感觉,朱德群答道:“看画和绘画,觉得在聆听宇宙的天籁。”这个“宇宙天籁”是什么?朱德群在院士加冕的演说中说:“我是一个汉家子弟,可我一直在追求将西方的传统色彩与西方抽象画中的自由形态,用中国的阴阳和合的精神键组合成新的画种。”


《复兴的气韵》


但凡进入上海大剧院的人,第一眼所见的,必是进门的巨幅绘画《复兴的气韵》,这幅画作长7.3米,高4.3米,面积达31平方米,是朱德群应大剧院之邀专门创作的,2003年作为大剧院5周年的生日贺礼,挂在了大剧院进门的一整面墙上。



这是朱德群毕生最大的一幅作品,也是他艺术生涯中的一幅抽象画代表之作。画作色彩瑰丽,气势宏伟,内涵丰富,充满艺术想像力,其千变万化的层次如同音乐般流动,象征着艺术的多元,更表达了一种复兴的理念。



自2007年起,他一直前往法国国立陶瓷制造厂烧制瓷器,并举办了自己的陶瓷展。其画作也在拍场上屡创新高。在2013年香港佳士得秋拍中,朱德群的《无题》以7068万港元成交,这也成为朱德群作品的最高成交纪录。



一生中,他在世界各地的个展均好评如潮,其作品被巴黎艺术博物馆、台北历史博物馆、美国圣路易大学、比利时现代美术馆、法国国家现代艺术基金会等二十多家国际著名博物馆收藏,并多次荣获艺术大奖。



无论是他的写实画还是抽象画,东西方评论家都众口一词:朱德群是用油画画出了中国水墨画精神的大师,他用浓郁泼辣的色块轰入画的深层,追求深远的宇宙空间感和无限激情的笔墨之韵。


-END-


温馨提示:发布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后台联系我们